大赛吧

复仇北马其顿 六冠王教头重振德意志战车

就在六个月前,德国国家队遭受了他们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之一,主场1-2爆冷不敌弱旅北马其顿。尽管这只是他们历史上第三场世预赛的主场失利,但被许多人视为德国足球危机的进一步证明,此前他们已经在2018年世界杯小组赛以卫冕冠军身份而出局。

  就在北京时间今天凌晨,德国客场4-0复仇北马其顿,成为首支晋级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的球队。外界也开始重新审视这支德国队,这种转变则要归功于球队新任主帅、前拜仁六冠王教头——弗里克。

  56岁的弗里克在8月接替欧洲杯后离任的勒夫,成为德国队新任主帅。截至目前,弗里克带队参加了5场比赛,保持全胜的同时打入18球仅丢1球,成为德国队史第二位上任开局5连胜的教练,他的前任勒夫则是首位。



  勒夫对于德国足球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,但被当时世界排名第65位的北马其顿击败,凸显了德国队在勒夫时代后期的困境。德国队能够在场上拥有大量的控球权,但整体移动缓慢。尤其是在进攻中缺乏跑动,导致很难撕裂北马其顿的防线。而当球队失去控球权时,也没有反压迫来赢回球权。

  弗里克通过采用与他在拜仁执教时相同的战术方法,提高了球队对对手的压迫强度。防守犹豫以及安全第一的方法已经成为过去,弗里克要求如今的德意志战车采用高节奏、渐进式、高压迫的风格。

  由于这种方法是拜仁足球的典型元素,而且国家队许多关键球员也都在拜仁效力,如今的国家队正在变得更加“巴伐利亚风格”。加上弗里克上任后出色的战绩,也让球迷想起了2006至2014年间的那支德国队。

  弗里克的另一个优点是,愿意倾听并采纳别人的建议。他经常与图赫尔、瓜迪奥拉、波切蒂诺等教练接触,因为他们都执教着德国国脚。当他决定战术变化时,比如将萨内从右翼移到左翼,他与萨内的拜仁主帅纳格尔斯曼交谈,以确保两人意见一致。

  他还鼓励德甲的教练们为国家队提出战术想法,正在执教比勒菲尔德这支没有任何现役德国国脚的主帅弗兰克·克拉默公开确认,即使是他也可以向弗里克“提出建议"。

  在如今弗里克的4-2-3-1阵型中,德国队已经拥有了一批成熟的球员,然而德国足球的下一代也已经在渐入佳境。

  在萨内、格纳布里、罗伊斯、托马斯·穆勒等人身后,是像拜仁的穆夏拉、勒沃库森的维尔茨、切尔西的哈弗茨、萨尔茨堡的阿德耶米等极具天赋的青年才俊。尤其是在今年横空出世的阿德耶米,德国未来将再次拥有一个真正的9号球员。这位出生于慕尼黑的前锋在10岁时因纪律原因被拜仁学院开除,但如今他已是各大豪门的争夺目标。

  相比于六个月前的失望和迷茫,如今的德意志战车已经重新跻身回世界最顶尖的行列,没有任何一支球队敢忽视他们。在拥有“六冠教头”弗里克以及出色人才储备的情况下,我们有理由相信,德意志战车将在未来再次开创出自己的时代。